Chinese Society for Studying Japanese Philosophies
Chinese
Japanese
English

“儒学的日本化”学术论坛 暨中华日本哲学会年会会长致辞
2019-08-02 22:02:41   来源:秘书处    点击:

      

尊敬的张立文先生、罗安宪老师、林美茂老师和各位与会的专家学者们:

 

大家下午好!

 

非常感谢各位学者百忙之中莅临本次学术研讨会,这次会议既是各位专家发表最新研究成果的场合,也是中华日本哲学会会员一年一度进行切磋交流的极好机会,这一切都有赖于中国人民大学哲学院和孔子研究院的大力支持和帮助,我在此代表中华日本哲学会向中国人民大学哲学院和孔子研究院以及张立文先生、罗安宪老师表示诚挚的感谢!

 

人大孔子研究院是我国研究孔子以及儒家学说乃至中国传统文化的学术重镇,拥有一批活跃在海内外的儒学研究大家,出版了一系列的高水平研究成果。在张立文先生和罗安宪老师的支持和关怀下,中华日本哲学会2019年年会顺利地在这里举行,有助于提升本会在日本儒学研究方面的学术水平,更有利于促进中国儒学在东亚乃至世界的发展和影响。

 

中国儒学源远流长,早在秦汉时期就在日本广泛传播,形成了具有其民族特色的日本儒学,并演变成为在相当长历史时期内占主导地位的思想文化, 日本先于中国实现了近代化转型,也使儒学与东亚现代化的关系成为人们关注的热点问题。日本是受中国儒家思想影响最大的国家之一,通过对中国儒家思想的吸收、衍化和发展,将其融入了日本民族精神和文化的各个方面,因此考察和探讨儒学在日本的传播及影响,深入了解日本儒学的发展及其特点,对于准确地评价儒学在日本历史上、以及现代化进程中的作用有着重要的理论和现实意义.

 

但是在日本近代,为了抵抗西方思想文化的强势冲击,传统文化特别是儒学曾经被利用为构建忠孝一体的国民道德理论体系的工具和素材,所以在现代日本,儒学长期以来被贴上了“封建的”、“前近代的”负面标签,如果我们深入考察日本著名的政治思想史学家丸山真男关于徂徕学与朱子学的研究便可略窥这种儒学观之一斑。

 

丸山真男在其代表作《日本政治思想史研究》一书中,努力寻找日本思想史自身的近代性根源,试图打破日本的近代化是由西方引起的通论。他的理论前提就是中国历史的停滞性,朱子学的思维特性被作为落后的封建社会的意识形态,而以荻生徂徕、伊藤仁斋为代表的古学派乃至国学对朱子学的批判促使朱子学的思维方法解体,因而被视为近代思维方式在日本的萌芽。

 

但我认为徂徕学以肯定后天禀赋的“气质不变”说来批判朱子的性理学,致力于通过否定人性普遍内在的本来善的“天理”,将现实社会中人的阶级身份加以合理化及固化,与其说这是“近代思想的萌芽”,不如说实际起到的却是作为统治阶级而努力维护封建等级身份制的负面作用。徂徕学实际上是丸山真男为打破日本的近代化是受西方思想影响的产物这一通论而建构的一个神话,徂徕学对朱子学的批判更多是反映了当时中日两国在政治体制和社会结构上的差异,而难以形成对朱子学的有效解构。

 

不仅如此,儒学对于日本近世社会的发展乃至于日本的近代化转型实际上还起到过推动或促进的历史作用。在江户时代初期,日本朱子学作为相对于“虚学”佛教的“实学”而逐渐获得独立的发展,尤其是在明儒朱舜水实学思想和明代朱子学家罗钦顺“理气为一物”论的影响下,日本朱子学者安东省庵和他的同门贝原益轩等人把朱子学的“理先气后”转化为“理气合一”论,他们的后学新井白石又进一步把朱子学的“格物穷理”从对先验的“道理”的追究转化为对事物规律的研究,呈现出经验合理主义、朴素唯物主义、甚至是功利主义的倾向,成为日本近代实学思想和实证科学萌芽和发展的哲学基础。

 

不仅朱子学的“理”、“气”范畴成为了日本近代引进西方自然科学技术的重要媒介,儒家传统的德治主义观念还对日本近代法律体系产生过巨大影响。江户时代中期,仙台藩的儒学家芦东山受他的恩师、著名朱子学者室鸠巢的嘱托,编撰了巨著《无刑录》18卷。此书就是以中国的程朱理学为宗旨,结合日本社会的实际情况,详细阐述了芦东山以儒家“德主刑辅”的政治理念为立法宗旨的法律思想。

  日本近代司法界将《无刑录》誉为“东洋唯一的刑事法典”,明治政府在制定近代刑法时就曾以《无刑录》为参考。芦东山从朱子学立场出发倡导的教育刑论被日本近代法律学界评价为在世界上都享有先驱性地位。

  

芦东山《无刑录》以儒家德治主义理念为立法宗旨,主张“圣人之心,天下未尝有不可化之人”的教育刑论思想。他强调所有人在道德实践上的主体性和平等性,这对于日本近世的士农工商世袭等级身份制是很大的冲击和挑战,正是他思想的这一先驱性才使他遭到藩政当局的长年迫害,芦东山借《无刑录》阐发的政治主张具有超越时代与国家的意义。 

儒学特别是朱子学于16世纪后成为东亚地区普遍接受的主流文化,影响极为广泛而深刻。无论是日本还是朝鲜,都不是简单地将中国朱子学移植到本国,而是根据所在国的社会实际情况,将中国儒学与其传统文化相融合,呈现出不同的接受模式,这也可视为对中国儒学的一种丰富和发展。

 

因此我们在21世纪的今天以“儒学的日本化”为主题,不仅是要在实证主义研究的基础上,从儒学在日本社会的传播和影响中归纳总结出历史性的启示与认识,更应该在国际的视域下探讨和阐发儒学特别是朱子学的时代价值。深入解析儒学的日本化与日本的近代化转型之关系,有助于重新评价儒学在东亚思想史上的历史意义,有利于从中国传统文化中提炼与现代社会发展相适应的普遍的价值,从而对世界作出贡献。

 

因此我非常期待在聆听张立文先生、小岛康敬先生和刘金材老师、吴震老师这四位中日儒学研究权威学者给与我们重要的启发和提示之后,大家能够畅所欲言,切磋交流,共同推动儒学日本化问题研究的进一步深化,并最终取得丰富的研究成果。

 

最后我代表中华日本哲学会向林美茂老师和会务组团队的辛苦付出和奉献表示衷心的感谢!

预祝大会圆满成功,谢谢大家!

                                                              中华日本哲学会会长 王青

                                                            2019年7月27日 中国人民大学

 

相关热词搜索:2019年会 会长 致辞

上一篇:“儒学的日本化”学术研讨会暨中华日本哲学会2019年会综述
下一篇:中国哲学的丰富性再现